国外网站
当前位置: 首页 >阅读> 知识图解

Pokémon GO 为何在全世界那么火?

2016-08-17 来源:国外网站推荐 - 由[国外网站大全]整理 340

谈到最近最火红的游戏,莫过于《Pokémon GO》了,每个人走在路上人手一机,许多人不顾天气闷热也要到户外走走,台大校园内挤满了人潮,堪称我就读五年来第一次看到的奇景。

Pokémon GO 为何在全世界那么火?

但是,《Pokémon GO》会这么火红并不是没有原因的。

为什么爆红的是 Pokémon GO,而不是其他游戏?单纯曝光效果对许多人而言,神奇宝贝是一个很熟悉的卡通,而根据心理学家塞琼克(Zajonc)的研究发现,当我们重复接触同一个刺激之后,我们会越来越喜欢这个刺激,无论这个刺激物是英文字、汉字(受试者为美国人)、画作、人脸照片、声音或是几何图形[1]。这样的效应,在心理学上称之为单纯曝光效果(Mere Exposure Effect)──我们仅仅只是不断地重复看到一个刺激,就会喜欢上这个刺激。也因为这样,小时候就不断被神奇宝贝「单纯曝光」的我们,自然而然地就比较容易喜欢上《Pokémon GO》而非其他游戏。

Pokémon GO 为何在全世界那么火?实景游戏

但是如果你曾看了某些教你如何追求异性的书,上面教你如何运用单纯曝光效果,企图透过制造各种巧遇来让自己欣赏的异性(或同性)对自己产生好印象,请记得有一个例外,如果对方对自己的第一印象不好(initially dislike),那么对方看你越多次反而会越讨厌你[2](注)。

扩增实境的设计与社会角色的认同《Pokémon GO》透过扩增实境(Augmented Reality, AR),将虚拟的神奇宝贝结合到真实世界中,如此新奇的设计,我想是许多人会喜欢上这个游戏的原因之一。

什么是扩增实境呢?根据罗纳德.阿祖玛(Ronald Azuma)的定义,扩增实境包含了三大要素:将真实世界与虚拟世界结合( Combines real and virtual)、即时互动(Is interactive in real time)、三维度的互动环境( Is registered in three dimensions)。

透过扩增实境所塑造出来的「角色扮演」游戏,或许让玩家某种程度上地融入了童年卡通里神奇宝贝训练师这个虚拟的社会角色(social role),进入了一个全新的、半现实半虚拟的社会现实(social reality)中,并且跟着童年时的那个小智一起去收服神奇宝贝。不过,为什么化身神奇宝贝训练师这样的角色扮演游戏会如此的吸引人呢?其中一个原因,可能是角色扮演游戏中包含了认同作用(identification)的成分。

认同作用是佛洛伊德所提出的自我防卫机转(Self-defense Mechanism)当中的一种,最初的意思是:个体在潜意识中藉由同化他者的某部分或某特质,让这些特质变成自己的一部分;但在网路等虚拟世界出现之后,「虚拟角色」也被纳入认同的对象之一,如过去就有研究者就曾经以青少年对于初音未来的角色认同进行相关研究[5 ];而更进一步地,《Pokémon GO》采取了扩增实境的方式,结合了现实社会角色与虚拟角色,又将认同作用所涉及到的范畴向前推进了一步。

Pokémon GO 为何在全世界那么火?4

认同作用从青少年时期便开始影响我们的发展,而且将会持续终生[6]。一些学者整合了Erikson对于自我认同(self-identity)的定义,认为认同有助于我们认清自己在社会当中的角色定位,知道自己的需求、爱恶与动机,并且依照这些对自我的了解,来追寻自己的人生目标[7][8]。认同又可以包含三个不同的层面[8],我想从这三个层面来看我们如何对《Pokémon GO》游戏中这个半真实半虚拟的角色产生认同:

一、个人认同

反映出我们内在的心理倾向,如我们的价值体系、生涯目标等等;如果从《Pokémon GO》来看,每个人对于这个游戏角色的认同可能并不一样,例如有些人想要和小智一样收服所有神奇宝贝、打败道馆馆主;有些人只以抓到皮卡丘为乐;而有些人只想将之当作生活中的小消遣等等。

二、社会认同

我们和外界环境互动之后所形塑出的认同感,如个人的声誉、受欢迎的程度等等;从《Pokémon GO》这个游戏来看,那么我们周边的人对于这个游戏的热衷程度,和对你在Facebook贴上你抓到皮卡丘的文等等的反应,将影响我们对这个游戏角色的认同感。

三、集体认同

那些对我们而言重要的人(重要他人,significant others)和重要的团体(参考团体,reference groups)对于我们的期待和规范;如果从《Pokémon GO》来看,系上同学、办公室同事、家人、好朋友或是伴侣等等对于这个游戏的态度,都有可能形塑与改变我们对于这个游戏角色的认同感。

除了 ​​前面提及 ​​的初音未来角色认同研究之外,过去也曾经针对虚拟游戏角色认同进行研究,例如国内学者陈怡安便指出,在一个虚拟游戏中,玩家只需要扮演好自己的角色,便能够获得快乐,进一步达成自我实现(self-fulfillment)的满足[9]。除此之外,透过游戏获得尊重与肯定[10]、摆脱既定的性别与社会角色、打造出另一个全新的自我[11]、在同盟组织中分享共同的兴趣、情感和经验,以及建立友谊等人际关系,使我们获得社会支持(social support)与归属感(sense of belonging) [12],也是这类虚拟游戏能带给我们的成就与满足。尤其《Pokémon GO》采取了现实与虚拟的结合的扩增实境设计,可能会让这样的连结变得更加紧密。

为什么开始玩之后,我们就停不下来了?又是操作制约在作祟!如果每次丢球,都能够成功收服神奇宝贝,这个游戏或许就会无聊许多;但是有时候抓得到,有时候抓不到,让训练师们更执着于能不能收服神奇宝贝这件事,有时候丢到一半,还会让它给逃走,这就更增加了我们想收服对方的欲望。

如果你曾经看过〈为什么好人们能如此不求回报?原来都是操作制约在作祟!〉这篇文章,那么你就会知道,原来这又是操作制约(operant condition)在搞鬼了[13]。简单来说呢,就是我们会对于「收服神奇宝贝」这件事情产生一种开心的感觉,而有时候抓得到,有时候抓不到的设计,正是操作制约当中的变异比率(Variable-Ratio)设计,透过这样的方式,比起每次丢球都能成功捕获,更能够增强玩家们继续玩下去的动机。

大家都在玩,也是我们想玩的动机之一看到社会周遭的朋友都在玩,不断地在Facebook上面贴文洗版,其实也是一种单纯曝光效果的展现,有可能会让我们喜欢上这个游戏。除此之外,乐队花车效应(Bandwagon effect)、从众效应(Conformity)与社会比较理论(Social comparison theory)也是我们在选择下载这个游戏的可能原因之一,以下我就稍微介绍一下这三个理论在心理学上经典的研究结果。

所谓的乐队花车效应,指得就是「当越多人有着某些信念、想法、潮流的时候,我们越有可能跟随这些潮流」[14] ,听起来是一件很好理解的事情,不过跟随潮流真的是一件好事吗?或者它是一件坏事呢?其实这得看我们跟随的是什么样的潮流。无论如何,就我自己的想法,我认为拥有自己为什么选择跟随潮流,或是为什么不跟随潮流的理由,比起是否跟随潮流是更为重要的事情。

心理学上有另一个和乐队花车效应类似的名词── 从众效应,所谓的从众效应,指得是遵从团体规范当中的态度、信念与行为 [15]。从众效应和乐队花车效应的差别在于,从众的环境是一个「特定团体」,而乐队花车效应的环境则是「整个社会潮流」。从从众效应的观点来看,我们可以将Facebook上面的朋友圈、你的实验室伙伴、办公室同事们视为同一个团体,那么当这个团体当中有越多人在玩《Pokémon GO》的时候,我们跟着玩的可能性就越大。

由于从众效应比起乐队花车效应,更限定于一个团体之内,我们更有可能必须要表态自己的立场,也就更有可能受到团体压力的影响,而决定跟随其他人的意见。毕竟即使今天社会上有再多的人在玩《Pokémon GO》,你也可以做自己的事情不要管他们;但是当你班上同学都在玩,并且拉着你陪他们一起去抓怪的时候,你就得表态说「其实我没有很想玩」;而表态这一件事情,就有可能遭受到比较多的压力。

或许你不跟着玩《Pokémon GO》所遭受的压力不会那么大,但是在一些情况之下,我们不跟着团体态度,就有可能遭受极大的压力。例如索罗门.阿希(Solomon Asch)的这个比较实验:

索罗门安排了6~8 个男性大学生进入实验室里进行一场实验。事实上,这6~8 个人之中,只有一个是真正的受试者,其他人都是索罗门的助手。在实验进行的时候,所有成员会为着一个会议桌,而实验者在每一回合里,会出示两张卡片,其中一张是标准线段卡,上面画有一条直线;另一张卡片则是比较线段卡,上面画有三条不同长度的直线(如下图)。每个人必须依序回答比较线段卡上面的直线,哪一条和标准线段卡上的直线一样长。而真正的受试者,总是被安排在倒数第一、倒数第二的顺序回答。而其他的实验助手,会在18 次的实验当中,有12 次一致地回答出一个不正确的答案。实验者的目的是要观察,当其他所有人都回答明显错误的答案时,受试者是否也会迫于团体压力,而跟着回答错误的答案呢?结果发现,总共有74% 的受试者,至少在一个回合当中屈服于群众压力;所有受试者在37% 的回合中,屈服于其他人的答案,跟着回答了错误的选项。

Pokémon GO 为何在全世界那么火?3

而社会比较理论,或许也可以说明我们为什么会玩《Pokémon GO》的一部份原因。社会比较理论,是由美国的心理学家里昂.费斯汀格(Leon Festinger)所提出的:在我们对于自身状况不确定时,我们会透过和他人比较自己的能力和选择,来确定自己在社会上的定位。而《Pokémon GO》就提供了我们这样一个比较的平台,当我们抓到稀有的神奇宝贝时、成功成为某个道馆的道长时、收集完所有神奇宝贝时、将等级练得比身旁的朋友都还要高时,我们便能够得到一种优越感(self-enhancement),而这些成就感也是促使我们一直玩下去的可能理由之一。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