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外网站
当前位置: 首页 >阅读> 知识图解

恋爱这种病:有种感情叫遗憾美

2017-05-02 来源:国外网站推荐 - 由[国外网站大全]整理 521

无法尽如己意的「燃烧不完全」组合对逃避型的男性而言,会觉得自恋型的女性几乎是抬头挺胸、过度充满自信的人物。对自恋型的女性来说,纤细又像是耐阴植物的逃避型男性,会引发她的保护本能想要变成他的太阳,同时也会让她有似乎可以支配又无法支配的焦虑感,或没有什么回应的感觉。

自恋女╳逃避男

两人关系以自恋型的女性为中心前进,逃避型的男性是以被牵连进去的形式,被迫演出被动性的配角。人生有时会因此朝着意想不到的方向前进,对他来说如果没有遇到自恋型的女性就不可能会展开。

对自恋型的女性来说,逃避型男性的精力之低落或对他人缺乏兴趣的程度总让她有种不足够的感觉。由于具备顺从她意思的被动性,所以很难走到完全破裂的地步。

这个组合以第三者来看,或许只会觉得是逃避型的男性完全被自恋型的女性牵着鼻子走,但是逃避型的男性却觉得很满意,感觉到不满的大多是自恋型的女性。这个组合可能会使两者都感觉有某些地方并非本意,演变成燃烧不完全的人生。

恋爱这种病:有种感情叫遗憾美

成为沉默的货币制造机,逃避男也甘之如饴尤特里罗(Maurice Utrillo)的母亲苏珊.瓦拉东是从模特儿变成画家的自恋性强的女性,在这样的母亲支配下长大的尤特里罗,无法表示自己的意思,变成一个沉默寡言,很不擅长与人来往的人。可以说是典型的逃避性类型。

由于一直被摆在不足够的爱当中,他从十几岁开始就有了酒精成瘾症。尤特里罗为了治疗开始画画,并因此找到了表现自我的方法。

谁也不会回头看一眼的尤特里罗,变成画家成名之后,突然就出现了一个结婚对象。那是大他足足有十二岁的女性,所以也有人说她接近尤特里罗多半也是出于经济上的打算。尤特里罗就被妻子宝威儿支配,成为「货币制造机」一直被她压榨。

然而这可能是第三者的看法。对尤特里罗来说,要抓住这个牢靠又拥有强悍自我的妻子,才能得到安定吧。在有存在感的配偶旁边,一个隐形的丈夫默默努力工作,对他们来说或许也是一种幸福的姿态。

只要看你一眼一瞬间,心便从此沦陷以《儿子与情人》、《查泰莱夫人的情人》等优秀作品闻名的英国作家D.H.劳伦斯,父亲是矿工,他出生在一个劳工阶级的家庭。母亲对酒鬼丈夫早已没有感情,在孩子们之中特别溺爱老幺罗伦斯。虚弱又纤细但是成绩优秀的罗伦斯,得到奖学金可以上大学,成为一个老师。

二十五岁时,他的诗刊登在知名杂志的卷头,而且他的第一本小说《白孔雀》也完成了,但是在那之后有一件悲伤的事情在等着他,他得知母亲已经罹患癌症末期。母亲来不及等到《白孔雀》出版就过世了。然而祸不单行,二十六岁的秋天,罗伦斯得了严重的肺炎,不得不辞去教职。后来虽然康复了,但是失去了教职的罗伦斯,只能仰赖大学时代的恩师,厄尼思特.威克利教授帮他找工作。

然而,此时一个意料之外的邂逅在等着他。他认识了教授夫人佛丽达。佛丽达是这么回忆的──

「他生得骨瘦嶙峋的模样,一双笔直敏捷的脚,动作轻巧确实。他完全没有任何一点造作。就这样引起了我的注意。四目相对之后就知道我们应不只如此。」另一方面,罗伦斯是这样写给朋友的,

「她真的太棒了。是我目前为止从未见过的美好女性。她让我大为惊艳,真的是这样……不、她是我的真命天女。」这时,佛丽达三十二岁,比罗伦斯大六岁,跟丈夫之间已经有三个孩子。佛丽达出身于德国的男爵家,遇见在德国的大学教书的威克利后,便嫁到英国来。但对佛丽达来说,与根本上就是学者气质的丈夫结婚,让她有种期待落空的感觉。在英国生活得喘不过气来的佛丽达为了一扫阴霾,经常回去德国,在德国也有恋人。这件事罗伦斯也并不知情。

两人很快地亲密起来。彼此都追求变化,也因此互相都感觉像是遇到了理想的催化剂一样。佛丽达怀着与心爱的孩子分离的痛苦,把孩子们交给祖父母,奔向罗伦斯身边。两人在查令十字路车站碰面,像是预知前途困难似地搭船渡过英吉利海峡。

这场私奔让两人都付出了沉重的代价,但热恋中的两人,意气扬扬地徒步越过阿尔卑斯山,度过了无比甜美的时光。然而,这两个人怀抱着现实的困难与彼此性格的不一致,是从一开始就很明显的事。

令人又爱又恨的悲剧之恋罗伦斯是一个禁欲的、勤俭努力的人,做什么事情都不会偷懒。但另外一方面,佛丽达拥有一个杂乱无章也无所谓的差不多个性,几乎不做家事,个性善变、挥霍又奔放,很随心所欲、勇于贪欢的人。

罗伦斯出身贫穷,是很辛苦才接受了大学教育,跟虽然多少有点欲求不满,但却从来不知民间疾苦、总是随心所欲过日子的佛丽达,是两个世界的人。

而且,佛丽达身为德国人,这让两人的命运变得坎坷。两年后,佛丽达的离婚终于成立了,就在两人举行婚礼后的第二个月,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了。有一位敌国出身的妻子,逐渐对罗伦斯产生不利的影响。第二年,原本要出版的《虹》,受到英国当局发出的禁止刊行处分,罗伦斯因此被迫离开母国英国。

两人一面在各地旅行,一面被迫过着浮萍般漂泊的生活。那也影响着罗伦斯的身体健康,缩短了他的寿命。两人的关系几度陷入危机。罗伦斯也曾这样写着──「她真的是个恶魔。我觉得我想跟她永久分别了!让她一个人去德国吧。我到别的地方去。我真的已经被她伤害了很长一段时间了。现在的话,应该也可以没有痛苦的真正跟她分手了吧。」

然而,两人并没有分手。不知道那究竟是幸,或是不幸。两人的爱情之所以可以维持到罗伦斯死去为止,应该也是因为这段孽缘既已彼此伤害至此,事到如今也不可能再失去了吧。

临终时,罗伦斯对佛丽达恳求说:「不要离开我。不要走。」佛丽达念书给罗伦斯听,看着他痛苦的表情哭了出来。罗伦斯不由分说地命令她「别哭」。然后他再也忍耐不了临死前的痛苦,要求她为他打吗啡。他临终前的最后一句话是──「我终于解脱了。」[文章转载自泛科学]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