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字号: 默认 大号 超大号

段落设置: 段首缩进 取消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 切换到微软雅黑 切换到宋体

心里的故事:别动我的幸福

2012-10-28 网站推荐

也许只有伤的够深才会彻底死心,也许只有转移全部的注意力才不会那么去默默地关心一个人,本来或许两个人可以成为最熟悉的陌生人,可命运偏要捉弄他们,让他们一次次相遇,而又一次次擦肩而过。

心里的故事:别动我的幸福

雪心像往常一样,晚上总会打开电脑,上一下小网,聊一下天,听一下歌,突然一个许久不联系的初中同学与雪心开启了语音会话,聊着聊着,突然同学问她是否记得有赵耿健这么一个人?天,怎么会不记得,一个在她内心深处留下这么一段不平常的记忆的人怎么会不记得,虽然不联系,但在寂寞之时总会忆起他。

雪心笑了笑说“记得,怎么了?”

“他现在在某某大学读书,他前一阵子向我打听你的消息,问你现在怎样?”

见雪心没什么反应,同学又继续说:“他复读了一年,在我们原先的高中,他听到你因为没有填志愿复读之后,也毅然放弃他那个被录取的某某名牌大学,没想到,你竟然没在我们原先的高中复读,让他颇有些失望。高考后,他又打听了你的志愿,又决定与你在同一座城市读书。上大学之后,他老打听你的消息,所以今天问问你,我给你号码他了。”

“哦,知道了,告诉就告诉了吧!”

谈话完毕,雪心又回到了记忆中,原来雪心自从和耿健不联系之后,每天都平静的生活着,虽然没有一丝波澜,虽然平淡无比,但是生活不就是这样平凡吗?每天都朝着心目中的大学而奋斗,每天都在与自己心中那点劲而努力着,终于迎来了高考,十年磨一剑,只为在高考这个舞台上亮剑,雪心考得不错,同学都为她庆贺。为了完全医治内心的创伤,雪心决定四处走走,暂时没有了学习的牵绊,雪心感到了前所未有的畅快,但雪心的快乐却建立在她自己的痛苦中,由于长时间的游玩,她错过的填志愿的时间,后来老师询问她才醒悟,可是已经错过了填志愿的时间,老师安慰说复读一年吧!没关系的。无奈,最好的办法是复读一年了,以雪心的成绩,复读一年考名牌是没有问题的。

去哪里复读,这是一个纠结的问题,家人为此想破脑筋,但雪心没有片刻犹豫就说了去县城的重点高中复读,她知道那是他所读的高中,她也不明白为何如此大的决心去那里复读,或许心里也侥幸存那么点希望吧。去到那里复读,认识了一大帮他的旧同学,也略微知道他的消息,他放弃了名牌大学去自己那个高中复读。雪心心里为他惋惜,也许谁也不知道他心里怎么想,雪心思绪有些凌乱,但也不想去再想什么,当务之急,是备战高考。

转眼间,又到了一年一度的高考,带着希望和信心,雪心又上了高考的战场,这次考得比上次稍微好,但不是雪心复读以来的水平,也就是说:她考不出自己的真正水平。但也没法了,只能填与分数相符的学校。几经波折,雪心到了现在她所读的学校来了,一切都那么平常,一切都像已经安排好了。

是不是老天总要给平常的生活制造那么一点东西。如果不是同学解开这个谜题,雪心还不知道耿健为了她放弃了那么多东西,如果不是同学说,她永远不知道这当中发生那么多波折,如果不是……还未完全收起回忆,一首《从开始到现在》响起,那是雪心的铃声,雪心从记忆中回来,看是一个陌生的号码,雪心拿起听筒。

“喂,心吗?我是健,近来还好吗?好久不见你了,我在某某大学读,跟你同在一个城市,看来我们真的有缘哦,大家都一起复读……”

但耿健决口不提为了她放弃名牌大学而复读的事,也不说为了她继续放弃名牌大学与她同在一座城市。由此至终,雪心不说一句话,始终保持沉默,雪心也感觉自己的冷漠冷得可怕,自己却无法自拔,也不明白为什么还对他如此冷漠,难道还放不下他曾经对她的伤害吗?

也许对方也感受到了雪心的冷漠,两人僵持了一阵,那冰冷的围墙让两个心无法窒息,即使一颗心再热、再燃烧,也无法温暖另一颗冰冻了的心,耿健终于挂断了电话。过后,一条短信如期而至:“我们真的不可以回到从前吗?难道做朋友也不可以吗?”雪心又沉默了,是要继续忘掉还是选择走下去,耿健为她做出那么大的牺牲,难道还不能弥补曾经因为种种原因对她的伤害吗?为什么每次雪心想把他锁在内心深处时,总有一把钥匙开启内心这道门,是啊,曾经的过错真的无法弥补了吗?

古人云:人非圣贤,孰能无过。他不是圣贤,犯这么点的错,真这么不可原谅?雪心感觉到前所未有的矛盾,继续下去,她无法忘掉那种痛,那根脆弱的弦永远牵动着内心最深处,她永远只能把那痛埋在心底,如果忘记,对大家都会是一种伤害,毕竟他为她做出了那么大牺牲。放弃与开始对雪心都将会是一种折磨与矛盾的重合,不知道是谁放了一首李圣杰的《手放开》,里面一句歌词依稀隐现:最后的疼爱是手放开……感情的世界就留给世界慢慢漂白。

是啊,是要放开了,如范逸臣歌词所说的:我也放你一个人生活,你知道就算继续结果还是没结果。所以不如果断放手,给大家都留下一丝希望对谁都不好,雪心回了条信息:没办法再回到从前了,物是人非,感觉、人都不再和以前一样了,不要再抱任何希望了,那是没有结果的,只会彼此折磨,倒不如把手放开,或许这样大家都会过得更好,我是不值得你做出如此大的牺牲的,我们都已经长大了,不能再像以前那么幼稚了,有些事情还是要学会适应,学会淡忘,笑忆往事亦从容嘛。我们这样彼此等待,是不是只是因为对对方的愧疚还是对对方的思念?

也许雪心这样是残忍了点,但是这样藕断丝连,对大家都不好,必须有一方做出牺牲,有一方愿意忍痛割舍。曾经的承诺只会随着时间烟消云散,也许耿健实现他的诺言,只是实现的方式让雪心无法接受,也许雪心早就原凉了耿健曾经犯下的错,也依然继续渴望他实现他的诺言,但这些都已经不重要了,早已经成为过去。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而是明明知道彼此相爱,却不能在一起;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是明明无法抵挡对方的思念却装作丝毫没把你放在心里;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是想你想得痛彻心扉,却只能埋在心底;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是给对方掘了一条永远无法逾越的鸿沟;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就像耿健与雪心,心里永远隔了一层永远无法捅破的膜。

尽管大家心里都有那种感觉,但已经没有那么强烈了,也或许那种感觉已经不是感觉了,只是对对方的愧疚和依赖之情,那性质似乎已经变了,不会再重演昨日的故事。让他们依然坚守那道隔不破的距离吧!有些东西说破了就不一样的了。

文/董鹏

分享给小伙伴们:

国外网站大全,中英阅读。

Copyright ©2015 EGOUZ.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畅享互联 版权所有 冀ICP备09048801号-